扫一扫

新闻

防水材料 防水涂料

建筑渗漏被称为“建筑癌症”,劣质防水材料的使用正是病因之一。而防水市场上充斥的大量劣质防水材料,多是一些无证生产的作坊企业假冒、仿冒品牌的产品。

防水无小事,在接到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平交易局正在查抄一处防水涂料造假窝点的消息后,记者当即联系采访了相关人士。

举报人:建材市场现假货踪迹

近日,记者从业内人士处得知,武汉市江岸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平交易执法局正在侦办一起防水材料造假窝点案。记者辗转联系到了该案件举报人,了解到了该窝点的相关情况。

据举报人介绍,他们在武汉市一处建材市场发现了多个知名品牌防水涂料的假冒产品,且多家商户都在销售假冒产品。随后,便进行了秘密的追踪调查。经过一段时间艰难的追踪后,举报人掌握了造假工厂和假冒防水涂料仓库地址,于是向工商部门进行了举报。

“我们前期进行了大量工作,比如跟踪他们送货,会去哪个物流,仓库隐藏在哪里,生产窝点在什么地方……,在获得了足够证据的情况下,我们向辖区工商部门举报,并与工商执法人员一道前去造假窝点和仓库。”举报人说道。

根据举报人提供的视频和图片,可以看到,该窝点生产环境、设备与原料均十分恶劣。造假工厂位于武汉市江岸区园丰村,据了解,该区域是一个准备整体进行拆迁的城中村,外部尘土飞杨,道路狭窄,高压电线缠绕。造假窝点就隐匿在其中一间约七八十平方米的房子中,房内光线不足,十分昏暗,用于生产的原材料随意堆放在房内的角落,水泥粉尘到处都有,污水随意排放,而生产设备也只有一台非常简单的搅拌机以及仿造品牌用的封口机和打码机。

“他们用于生产的原材料主要就是水泥和胶水,而且也不是特别好的水泥,都是很便宜的那种。我们当时进到造假工厂的时候,里面只有两个人在进行操作生产,设备非常简陋,而且房间里通风条件特别差,空气中有刺鼻的化学材料味道。”举报人介绍道。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隐匿于城市一隅的造假工厂,每天生产的数量却能达到200~300桶。据业内人士介绍,这样的产量已经可以算是比较大的造假窝点了。这些贴着“名牌”的假冒产品,不仅流入到了武汉当地的防水市场,更是远销海南、河南等地。

“我们在调查时发现,工厂的产品也大量发往河南安阳、海南儋州。所以,也向这两个地方的工商部门进行了举报。”

据悉,该窝点在武汉至少存在一年以上,有相当数量的假冒防水涂料从此处流入市场。举报人员称,该窝点端掉后市场上假货销售情况有所好转,对于制假贩假的人员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工商执法人员:案件仍在侦办

记者在从举报人处了解到相关情况后,立即联系到了负责该案件侦办的武汉市江岸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平交易执法局的一位负责人,向其核实案件相关情况。

负责人称,确实接到了江岸区园丰村存在防水涂料造假工厂的举报。在接到举报后,执法人员当即行动,进行了突击检查,确认事实后,对工厂进行查封。

根据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行政处罚的种类有:(一)警告;(二)罚款;(三)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非法财物;(四)责令停产停业;(五)暂扣或者吊销许可证、暂扣或者吊销执照;(六)行政拘留;(七)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行政处罚。对生产者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制假贩假行为,根据其违法情节、性质、事实和社会危害后果等情况,《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作出了责令停止生产、销售,没收违法生产、销售的产品,并处违法生产、销售产品(包括已售出和未售出的产品,下同)货值金额等值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并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吊销营业执照;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等规定。

当记者问及,对于造假人员是否进行了处置时,该负责人表示,由于案件仍处于侦查阶段,案值并不确定,所以对造假人员的处罚决定尚未下达。只要案件结束侦办,就会按照国家有关的法律法规,对造假人员进行相应处置。

“以后如果在辖区范围内发现或接到举报发现防水材料制假贩假窝点,我们也将及时行动,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理,维护市场秩序”。这位负责人表示。

此外,河南安阳和海南儋州的工商部门在接获有商家销售假冒防水涂料的举报后,也迅速行动,扣押了在售的假冒防水涂料。

案件绝非孤例:应加大对制假贩假查处力度

制假贩假,对于防水行业人士来说,似乎已经是“司空见惯”。在一些区域,防水材料制假贩假窝点甚至形成了半公开的“基地”。如此一来,不但严重损害了正规企业的信誉和名声,更加剧了我国建筑渗漏的情况,对建筑的质量安全与寿命产生了巨大威胁。

“造假生产所用的原材料都是劣质的,设备也非常简陋,生产成本非常低。比如他们一个装涂料的桶,加上包装,再加上合格证,一套只要16元。以某一款防水涂料为例,假货出厂价一桶80元。正规厂家出厂的一桶则要135元左右。这样一来,一个案件的案值一般就不高,制假贩假的人能得到的处罚有限。但制假贩假利润空间很大,这就让很多人枉顾国家规定,大肆生产假冒伪劣产品”。举报人表示。

可以说,对于制假、贩假人来说,造假成本很低,而且通常都是无照经营,每次处罚过后,还照常生产,使下一次打假的难度大大增加。一次又一次的调查取证,打假花费很大而且根本不起任何作用,甚至存在上午查处下午就生产的现象。

对于许多正规企业来讲,一旦发现市场上存在假冒、仿冒的厂家和产品,就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调查取证,再联络相关部门查抄。

此外,对于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的人员,生产窝点一般都在城乡结合部,没有任何证照,生产销售不在同一地点。通过使用以上手段,使工商行政部门和公安机关查处困难,达到规避行政和刑事处罚的目的。这使得查抄后时常因为相关产品生产、销售的金额调查、查证困难而草草以行政处罚收场。

因此,必须要对制假贩假人员进行有效的管理制约,加大对制假贩假的监管和查处力度,增大其违规违法的成本。此外,由企业或个人出面进行追踪打假不是长久之计,国家有关部门更应当出台严格的法规政策,对制假贩假行为进行系统查处。当制假贩假非但无利可图,还会招致牢狱之灾的时候,造假之人自然也会“三思而后行”。

加大力度查处防水材料制假贩假,不仅是在维护合法企业的利益和声誉,更有利于降低建筑渗漏现象,提升居住品质和建筑安全,也是建设“质量中国”的必由之路。